首页 > 内容页面

无棉不成雪,无脏难成豹!无裂不成奇,无僵难出巧!

和田玉里本没有瑕疵,当我们的喜好变的复杂的时候,也就有了瑕疵的说法。

但瑕疵就是瑕疵吗?并不一定。

很多时候瑕疵其实一种特色,甚至,你也可以称它为宝!

无棉不成雪

和田玉里的棉,一种可大可小,可明显可非常不明显的存在。

大部分和田玉的棉其实很微小,微小到我们用针尖来形容它。也有一些棉其实很单薄,单薄的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两个。

很多人不喜欢棉,但有些人却一直在寻找棉!

在玉雕中,当棉的出现,才诞生了一种题材,那就是雪!

如果没有棉,我们很难想象如何雕刻出雪的样子!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的作品,他们把瑕疵变成了一种美:

棉的出现,让雪成为了现实,也让一件作品变的更有意境感。

尽管我们都见过各种各样棉巧雕雪的作品,但无论怎么看,也都是百看不厌!这就棉的奇用!

当然,我们也要知道,棉要成雪,一定是要有特点的。

一两块棉不能成雪,看不清的棉也不能成雪。

只有那些很多,很明显,块度很大的棉,才能成雪。

所以,对待棉,我们应该也要有一些包容,它不仅仅是瑕疵那一个名字。

无脏难成豹

在和田玉里还有一种更难以接受的,那就是脏。

脏就是脏,它看起来跟美没有什么关系。

但脏有时候也可以发挥出它的价值。

当你想要雕刻一个有斑点的动物时,你就会想到那些脏的价值:

这些玉雕几乎都是用一些带脏料巧雕而成的。

当然除了花豹,它可以是一个斑点狗,又或者是一只花猫、老虎等等。

当有了这些像是斑点一样脏的时候,这些很象形的动物件作品就诞生了!

脏在特定的条件下也可以变成玉雕的一部分。

不过这也需要脏有一定的分布形态等等。

无裂不成奇

和田玉里的裂是一种我们经常说要避免的瑕疵。

但我们也要知道,裂其实也有很多种。

有些裂很大很明显,是必须要去掉的,有些裂很新也很小,也是应该要注意的。但有些裂,它虽然也叫裂,但它已经没有了裂的特征,那就是这种:

籽料里的老裂!

有些籽料的裂并不算瑕疵,它也可以成为一种风景,又或者成为一种独特的巧雕:

把一些老裂运用到玉雕作品中的情况如今越来越常见!

当然这些能利用的裂都是老裂,也就是一些愈合的裂,它看起来已经是籽料的一部分,所以在玉雕中巧妙的保留它,看起来也有一种老气也很舒服的感觉。

无僵难出巧

瑕疵里还有一种比较可怕的,那就是僵。

有时候一个僵的出现能毁了一块料:

但有时候一个僵的出现,也能成就一件不一样的作品:

僵其实更多的,它是一种可以利用的材料。

虽然僵有活僵和死僵的区别,但这个区别有时候并不是那么绝对。

有些籽料它既有活僵又有死僵,所有我们就很难判断它到底是什么僵。

但它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不能利用,它的影响有多大。

一个僵如果能利用,那么它就能变成另一种价值!

所以,带僵料在如今并没有那么可怕,很多带僵料都可以找到它的利用方法。而真正可怕的是,不知道僵要如何用吧。

瑕疵是什么?

瑕疵就是一种独特的特色,它很特立独行,可能你不喜欢它。但它很有个性,它的背后也隐藏着美和价值!

无暇不成玉,无暇不出巧。

也许是这样的吧!

(郑在说玉)

关注我们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文网[2019]5897-686号
藏玉(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717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07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