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马未都谈玩和田玉:30年前我玩玉时...

  每当谈起收藏,谈起玩玉,都绕不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马未都,人称马爷。

  马未都是收藏圈里的标杆性人物,尤其是对于很多玩玉人来说,马未都是绝对大神级的存在,他对于玩玉人无论是在收藏理念、玩玉喜好等方面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玩家,他在玩玉方面的许多经历,都是非常值得玩玉人借鉴的。

马未都有钱就买玉,玩收藏

  很多人常说,玩玉的人都很有钱,这话很多人听了会觉得太绝对,但放在马未都身上准没错。

  马爷在一次访谈中这样说:30年前,我一个月就能挣7、8万块,都不敢跟我同事说,因为当编辑的同事一个月才赚几百!

  而在80年代那会儿,马未都赚的钱怎么花呢?他和身边的人可谓是大相径庭。

  当时他周围的朋友、同事都在攒钱买电视机、录像机、电冰箱、洗衣机的时候,马未都就开始在收藏圈攻城掠地了。

  在他自己的理念中,只有这些玉啊、瓷器啊等收藏品才是值得花钱的,并且能钱生钱。

  当然,这种超前的理念在当时并不被大多数人理念,所以他也没少遭白眼儿,被人说成执迷不悟,玩物丧志。

  但马爷不管这些,他想的就是:你买你的,我买我的。

  如今回头看,他才是最大的赢家,眼光超前的智者。

入行早,经常捡大漏

  眼光和格局,对于玩玉人和收藏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是马未都再三强调的事情。

  正因为有了眼光和格局,才能在大多数人都不看好,甚至不理解的时候抢占先机。

  很多玩玉人在一二十年前就敢冒着周围人的白眼去收藏和田玉,如今确实靠着超前的眼光赚了不少钱,但在马未都看来,胆子还是不够大。

  他讲了自己的一个亲身经历:1987年,琉璃厂虹光阁里有一个雍正官窑的盘子,不到500块,却好久都没有卖出去。

  当时公务员的月薪是两三百块。别人不敢买,其实是不舍得买,但马未都敢买,并且非常舍得。

  而30年后,这样的一个盘子可以拍卖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与其说是捡漏让马未都捡了大便宜,不如说是眼光和格局成就了他!

  几十年来他从各地买下来的和田玉等各种宝贝,用价值连城来形容应该也不为过。

  所以,对于市场、趋势的判断,对于玩玉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马未都巧怼:玉贬值了怎么办

  在玩玉群体中,在收藏圈子里,总少不了一种声音,那就是贬值的声音。

  比如常常会有人说,万一买的玉以后贬值了怎么办?那不是赔了吗?

  对于此类问题,马未都也给过明确的答复。他说:我搞收藏这么多年,见过唯一贬值的东西就是人民币。

  这话简直是至理名言。

  只要是真正的爱玉人士,在多年的玩玉生涯里,都会有一种共同的认识:好玉从来不会贬值。

  当然,好玉也从来不便宜。你想花5万买一辆宝马,想花200元买一瓶82年的拉菲,想花3000元买一块红皮白肉的顶级籽料,你觉得可能吗?

  只要是好玉,品质有保障,那么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越来越高。分别看一看十年前、二十年、三十年前的籽料价格,现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马爷说的没错,不值钱的,永远只是钱。

每个玩玉人都是马未都

  我们常说,兴趣相投的人,基本上都有共同的特征。对于玩玉人来说,大家可能成不了马未都,但是也和马未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比如,所有的老玩家,起初都是菜鸟。这一点就连马未都都不例外。他也吃药,也打眼,并且也犯过求多不求精的错误。

  在起初的收藏过程中,马未都说自己有点像只进不出的貔貅,只是凭着喜好收藏了大量的宝贝,却从来没有想过拿出去卖。

  随着他的收藏观愈加成熟、理智,他才有了以藏养藏,求精不求多的收藏理念。

  当然,他也有买不起自己看上的宝贝的时候。

  马未都这样说:看到喜欢的东西不能据为己有就很难受,一定要想法把它买下。有时候没有能力把它们带回家,就一趟趟地去别人家里过眼瘾。

  这种雅好让人着迷的现象,相信很多玩玉人都体验过。

  甚至可以说,玩玉人除了没有马未都富有和博学,但在对于好玉的感情上都是一样的。

  马爷一直都非常看好和田玉和田,但这几年和田玉变得有些浮躁,这让他有些上火。

  正如他所说:有价值的一定是工艺、年代,简而言之是文化,材料再佳也是材料,几千年来,中国人让玉得以健康传承靠的是文化,而不是金钱。

  所以,我们在籽料原石大热的市场氛围中,也应该给予工艺、艺术应有的肯定和尊重,永远牢记玩玉的初心是——艺术无价!

关注我们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文网[2019]5897-686号
藏玉(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