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和田玉上的故事:不猜人心,不断善恶

孔令明作品《五毒》

  有人说人性一半是佛,一半是魔。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的真实故事。

  有个中年男人经常逛夜店,方便时会跑到女厕所。

  就算被排队的女同胞呵斥,他也毫不在意。

  他会用气枪,打楼下正在拉粑粑的狗;

  他开车时,会对着过马路的老人狂按喇叭;

  他在饭店吃饭时,会为一点小事,和服务员激烈争吵。

  但是当那个男人说出最恶毒的语言时,却由于情绪过于激动,最终死于脑溢血。

  在抢救他的过程中发现,人们在他的钱包中,意外发现一张卡片,竟然是关于遗体器官捐献的。

  于是,就是这样一个人们眼中标准的坏蛋,

  他的器官却拯救了很多人。

  有人因为他的心脏,重获生命;

  有人因为他的脚骨,能下地走路;

  有人因为他的肾脏,能多活几年。

  最有意思的是,他的眼角膜,让邻居老太太又看清了世界。

  于是老太太可以把自己狗到处拉的粑粑,打扫干净......

  所以,你说这个男人是善是恶呢?

  对于过马路的老人,他一定是个坏人。

  但是,对于器官的受赠者,他无疑是个高尚的人!

  基于他生前的表现,人们不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自愿,也许是机缘巧合。

  可见人性是复杂的,善恶没有一个统一的判断标准。

  没有纯粹的善,也没有纯粹的恶。

  善恶交织,最大的善也一定是带点锋芒的。

  唐僧无疑就是一个反例。

  他无条件地坚持出家人的“不杀”论。

  无形中导致取经路上困难重重,他不是被妖怪抓,就是在被妖怪抓走的路上。

  所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心太软未必是好事。

  总是原谅,就容易被欺骗;总是帮助,就容易被辜负。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该拒绝就拒绝,该狠心就狠心。

  关于善恶的主题的表达,是许多艺术形式的重要内容。

  在玉雕领域也是如此,玉雕师孔令明用新的形式阐述了这一主题,创作出名为五毒的作品。

  作品五毒取材于青花籽料。

  玉料特色鲜明,墨色聚集、点墨点缀,与润白的玉质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与黑的颜色组合,设计上更偏向于简约的风格,意境的营造。

  但青花的背后也有着黑白对立的内涵,由此延伸出善恶的隐喻。

  玉雕师深入挖掘出青花潜在的象征意义。

  墨色处立体圆雕蛇、蝎、蜈蚣、蟾蜍、蜘蛛五种动物。

  传统意义上的五毒,蜘蛛并不在其中,取而代之的是壁虎。

  但在玉雕中更偏向寓意性,蜘蛛与“知足”谐音。

  此外蜘蛛还有“喜子”的别称,在寓意上相对于壁虎更加丰富。

  五种毒物雕刻上比例协调、肌肉突出、细微处刻画精细。

  整体生动写实,具有很强的造型性,表现出自然状态下的形态。

  造型上五毒静伏趴一侧,没有张牙舞爪的动作,但淡墨色的颜色、黑色的斑点,依然给人可怕、邪恶的感觉。

  五毒多出没于潮湿阴暗,高低不平的地方。

  下方雕琢出粗糙的质感,与五毒出没的地方相得益彰。

  一片冰心在玉壶。玉是美好纯净的代表。

  明亮的白玉之上雕刻代表邪恶的五毒。

  一善一恶,就像复杂的人性善恶共存,一念之间善恶转换,很难统一的判断谁是好人,谁是恶人。

  而我们给予善恶的评价也往往是基于某个瞬间。

  所以不猜人心、不断善恶,自己的善良也带着锋芒才是最佳的处事之道。

  另外深受“以毒攻毒,厌而胜之”、“一物降一物”观念的影响。

  古人认为带有五毒形象的玉饰,对邪毒之物有制约的作用,以达到趋避邪祟、健康平安的目的。

  虽然五毒模样丑陋,但聪慧的中国人总能发现它们的价值,借着它们的形象,表达出深邃的思想意蕴。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