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令人震撼的于田料开采现场,每一块和田玉都如此来之不易

  本文图片和内容由东山矿业提供,未经同意请勿盗用。

  中国玉文化走过了八千年的历史。

  从神玉文化使命的承载,到王玉文化责任的肩负,再到如今吉祥文化重任的担当……

  和田玉这种自然资源,以其特有的质地结构,和历史不同时期被赋予的不同文化含义,成为了中国玉文化的支柱与灵魂。

  然而,一切美好的资源都是来自大自然的馈赠,从偶然的发现到艰难的采掘,获取和田玉的过程注定是一个惊心动魄的过程。

  其中不仅包含了太多的辛酸磨难与孤独失落,也掺杂着无数的激动兴奋和幸福满足。

  《尸子散言》云:“玉者色不如雪,泽不如雨,润不如膏,光不如烛。取玉甚难,越三江五湖,至昆仑之山,千人往,百人反,百人往,十人至。”这是古人对采掘和田玉所作的描述,艰辛之至跃然纸上。

  那么,千百年过去了,随着社会、经济、交通等各方面的发展,如今和田玉的开采是否便利多了呢?

  事实上,直到如今,我们依然可以说采玉是一场冒险。采玉,是在靠运气找玉,用生命在取料。

  说起和田玉,很多人都会想到新疆的于田料,作为山料里的顶级料,于田料一直都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存在。

  从定义上说,于田料,是对于田地区所有昆仑山上的玉矿所产玉料的统称。这里的玉料普遍油润细腻,不少优质玉料都能达到羊脂玉级别,如著名的“95于田料”。

  所以今天,我们走进于田矿,一起来了解采玉的真实情况吧。

地理、气候等环境因素

  首先,于田山料的矿区,绝大多数都分布在4500米以上的高山峻岭中。

  这里空气稀薄,含氧量不足,并且天气变幻无常、昼夜温差巨大。

  站在山上,举目四望,除了满山风化的乱石和远处山巅终年不化的积雪,周围一片土灰褐黄的山峦,沟壑纵横,绵延不绝,一派雪域荒漠的景观。

  古人对其描写,“昆仑山高鸟飞绝,恶狼长啸走龙穴。枯枝原从绝壁生,采玉人从涧底来。”字里行间尽是环生的险象。

交通、设备等的相对不便

  其次,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在山上行动本就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儿,更不用说要住在这里了。

  尽管目前,随着道路的逐渐修通,一些大型开采设备和工具的进入,以及各种最新技术手段的支持,玉矿的开采条件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但由于多数昆仑山的玉矿都在大山深处,陡坡、山崖、溜索、危岩、碎石、沟谷……人工背肩扛玉石的过程中,稍不小心,依旧会面临迷路和跌落悬崖的危险。

  可以说,每一个采玉人踏上征程,每走一步都是对生死的叩击,意味着生死未卜的开始。

运气和耐心——探矿开采

  此外,在山上开矿,想开采出玉石,必须要先探矿找到矿脉。

  采玉师傅会根据矿脉的好坏,决定是否继续开采。对玉矿上的人来说,最困难的不是开采,而是寻找到优质的矿脉。

  而在山上采玉几乎跟赌博差不多,能不能找到好的玉矿完全是看运气。

  运气好,碰上品质高、储量大的矿脉,可以连续挖上几年;运气不好,连续换几个地方打眼儿放炮,也遇不上一个能开采的。

  凡是采玉的人都练就了极好的耐心,即使打不出玉矿依然淡定如常,因为他们深知玉石的稀缺性。

每年可供采玉的时间周期短

  最后,就算是找到了可以开采的矿脉,开采作业的时间也即为有限。

  昆仑山上,每年只有5月到9月,雪线退回到海拔5000米以上的位置,玉矿从融雪中显露,才能够进行开采作业。

  其余时间大雪封山,一切都被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

  因此大约在每年的4月15号以后,采矿的人们才开始做进山的准备,陆续将采矿所要用到的物资用品运往矿区。

  而到了10月份,赶在大雪来临之前,所有工作都要结束,玉石全部驮运出山,所有的人也都要从矿区撤离。

  虽说,有五个月采矿时间,但山上的天气变幻莫测,下雨下雪、冰雹天气都只能在帐篷里窝着,算下来真正能采矿的天数最多只有两三个月。

  所以,每年能开采下来的玉石数量也是十分有限的。

  “一头小小毛驴,二尺赶路短鞭,三伏犹如寒冬,四季不知春夏,五更露宿昆仑,六欲七情抛尽,美玉八方驰名,九死一生谁知...... ”

  这是当地采玉人都会唱的顺口溜,也是采玉人的艰辛写照。“玉从山中来,粒粒皆辛苦!”所以,如果你拥有一块于田料,请好好珍惜。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