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孙敏:当代玉雕潮流为简约、精致

  记者:我听到玉雕业内的一些朋友告诉我,他们在上海看 “神工奖”的时候感触很多,其中不少精巧创意的玉雕作品给了他们很强烈的触动,这里面有什么原因吗?


  孙敏:“神工奖”的评奖,作品主要是玉石翡翠,没有其他石雕。从获奖作品分析,本届“神工奖”一个很突出的变化就是玉雕作品在文化审美内涵上增强了。而注重文化审美、思想性、艺术含量,已经成为一个趋势,这个趋势把玉雕推到注重创新的新境界中。


  记者:什么是文化审美的增强,这种增强是怎样体现出来的呢?
孙敏:我来举个例子,比如说,获得本届“神工奖”创意金奖的一件作品叫做《八瑞》。作者采用了中国传统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瑞兽,与圭、璋、琮、璧四种古玉祭祀瑞器相组合,整体则类似于圆明园建筑的一个门的造型。这样的造型设计很说明问题,那就是现在的玉雕,不论采用何种形式,都注重国学文化的融入,这给我们很重要的启示。
记者:从本届获奖作品的情况看,我个人感觉好像是我们的玉雕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之后开始发生变化了。


  孙敏: “神工奖”有一件作品很有意思,这件作品叫做《升华》。原来作者吴灶发给作品起的名字叫《破茧成蝶》,我说,还是叫《升华》好。一件好的东西,藏在茧中,它的美得不到展示和发挥,而破茧成蝶之后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就升华了。今天的玉雕正是如此,当文化思想与艺术创意融入其中,玉雕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记者:对于玉雕境界的强调已经超越了工艺本身?


  孙敏:现在的玉雕已经不仅仅凭工了,有些工艺,像上海玉雕的工艺已经接近极致了。现在要做的是脱俗,脱离工匠气,大师的东西就是要在思想上和创作理念上升华,增加文化含量。在本届“神工奖”上,我看到了很多这样取向的作品,也因此看到了希望。比如说,崔磊的作品《观喜》,采用中西合璧的方式表现中国传统的道教题材,表现形式是新的,与传统的道教题材在视觉上完全不同,但将传统题材体现得非常好。


  记者:本届“神工奖”有没有明确体现出当代玉雕的大趋势?


  孙敏:从本届“神工奖”确实可以看出方向性的东西,也就是当代玉雕的新潮流,这个潮流怎么概括,我概括为四个字:简约、精致。
纵观玉雕历史,我们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的过程,从红山玉猪龙的极简到清代乾隆工的复杂,直至成为强调工艺的繁复,这其中当然是文化进步的推动。而到了当代,我们的进步在哪里?我认为,繁琐的东西不能够表达玉的本质魅力。一件玉雕做满工就做失败了。玉的魅力要体现玉质,要体现随形施艺,怎么体现?那就是简约,它不是简单,不是古代玉猪龙的重复,而是通过工艺展现玉的最美丽的材质属性,通过手感的触觉与眼睛的视觉,感受到作品所能达到的境界。要表现玉质,就要留白,要大写意,就要简约、精致。


  记者:有什么样的作品能体现出简约和精致的取向呢?


  孙敏:比如说,赵显志带来了一件作品,叫做《成熟》。作品雕得是一个桃子,原料是籽料红皮,有小绺。作者在处理的时候,使用了俏色,叶瓣做得很精细,绺做成了凹形的装饰,还雕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猴子。这件作品把原料的瑕疵处理得十分自然。所谓随形施艺,就是将最好最美的玉质用最好的思想体现出来,这种思想的体现无需繁琐和复杂。《成熟》这样的作品,从理念上已经成熟了。
再有,一件叫做《老友》的作品,很简单,就是两个印章,材质是青花玉。作者巧妙地利用了材质特点,用一对印章表现两个不同形态的老者在对话,非常简练、生动。两个人的友情,知心的对话,带给观者无限的想象空间,留有充分回味的余地,这就叫品味,意犹未尽。
我们说评奖,说起来似乎非常复杂,实际上,一件作品在3秒、5秒的时间内就能决定出好坏,什么可以决定一件作品能在3秒、5秒的时间内夺人眼球?那就是精巧的创意,然后是工艺。以前我们说一件好作品,往往会想到,这样的作品一定是多么好的材质,可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如何用不起眼的材料,通过创意和工艺来提升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内涵,这样新的玉雕动向和随之出现的新特点值得探讨。


  记者:我也注意到如今创意给玉雕带来了很多变化。
孙敏:当代玉雕更注重创意。现在好的玉料不容易见到了,这对玉雕也是一种考验。我们原来也有这种取向,就是追求好料、好工,结果是用工的概念冲抵了创意,靠料靠工导致了我们俗称的“工匠气”。实际上工有两种,一种是创意之工,一种是工艺之工,当创意不足的时候,用工艺之工来补,那是很苍白的。可是你看我们现在获得创意金奖的作品,往往料不是很好,却通过俏色,通过创意表现,化腐朽为神奇。当代玉雕的提高就体现在创意理念的创新上。
记者:如果让您个人总结一下本届“神工奖”,您会怎么概括?


  孙敏:我觉得三条,第一,人气旺;第二,作品精;第三,文化品位高。本届“神工奖”是第二届,但全国有10个地区,120多位玉雕大师的作品参加了评奖,其中不乏国家级大师的作品,各地名家也都拿出了很好的作品。“神工奖”的影响力已经不仅在长三角。下一届参与评奖的人数会更多,影响的范围也会更大。从现场看,前来参观的人数也非常多,应该达到近万人,包括上海很多的玉雕爱好者,也包括很多的行家。就水平而言,从我们掌握的业内评价来看,还是很高的。


  记者:您刚才讲到创意和创新,我想玉雕界可能还对一个问题会感兴趣,那就是不同年龄阶段的大师,在本次“神工奖”的表现各有什么不同,创意和创新又是如何体现出来的?


  孙敏:老一辈的国家级大师,像宋世义、顾永骏大师,他们做的是传统题材,创新不体现在题材上,而是体现在表现形式上。像宋大师的《江南情怀》就利用了玛瑙材质的层次,表现江南的小桥流水,很令人震撼,也因此获得了创新金奖。
顾永骏大师所做的传统山子也是去掉了扬州传统山子的繁琐,以局部手法,采取流畅、明快、干净的线条,非常成功。
到了中年一代的大师就有了新的变化,比如说,像翟倚卫,他的技法完全是中西合璧,用西方的技法来处理时空关系。像本届他的作品《吴水潺潺》所表现的江南特色,就独具情致,非常成功。
年轻一代的大师,像崔磊、吴灶发,他们个人技法突出,都形成了自己的东西。如今,这些个性化的作品已经越来越多。
很多人说上海玉雕在全国领先,那么海派玉雕到底是什么?我的概括二十个字:海纳百川、古今相承、南北交融、中西合璧、兼容并蓄,看了这二十个字,相信就可以更理解海派玉雕和“神工奖”了。


  记者:我再看获奖名单的时候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神工奖”的金奖中,分为创意金奖和金奖两种,我不太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孙敏:我们是这样来评金奖的,比如本届评奖,评了23个金奖,确定了这些作品都是金奖级别,然后再从这23件金奖作品中产生创意金奖,也就是说,获得创意金奖的作品不仅获得了金奖,而且是在金奖作品中经过二次选拔评选出来的,是最高金奖,我们这样评选的目的就是鼓励创新。我一直有一个观点,那就是没有创新就没有继承,当代玉雕的标志一定属于当代的创新。如果还是一直在做玉猪龙,要当代玉雕干什么?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