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绝美!用析木玉雕成的飞仙舞女,竟然美成这样!

赵泽民《舞乐飞仙》

  这是一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有对艺术的追求,也有对美的追求。舞蹈作为人类艺术中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显然是兼具了普通人对于艺术和美的追求。

  舞蹈是以人体为媒介,以人体展现出的动作为语言,从而表达情感和思想的艺术。它的萌芽和形成可以远溯到人类发展的洪荒时期。

  它是远古人类求生存的劳动生产和战斗操练活动的模拟再现,是图腾崇拜、宗教巫术等祭祀活动,表现自身情感思想的内在冲动的需要。

  作为一种文化的产生,舞蹈其实远早于人类审美。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化的舞蹈向审美的舞蹈演进成为历史的必然。

  在我国的古代文献中,就有对处于萌芽阶段的舞蹈美学思想的表述。

  《诗大序》里写:“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舞蹈与音乐、诗歌相伴而生。比如发生在汴梁的“一曲新词酒一杯”,大都的“珠玑语唾自然流”,苏州的“良辰美景奈何天”,长安城里的“童子解吟长恨曲”……舞乐词曲檀板讴歌、浅斟低唱。

  但显然,舞蹈艺术美的所假之物并不是简单的声色字词,而是天生的、自然存在的人。

  中国的舞蹈类型多样,各领风骚,从远古时代的简单乐舞,到唐代恢弘盛大的教坊,再到明清的戏曲,都可窥见其一二。

  舞凤髻蟠空,袅娜腰肢温更柔。细碎的舞步,繁响的铃声,轻云慢移,旋风疾转,美人如天外飞仙,舞出了诗句里的离合悲欢。

  那么,当飞仙美人遇上玉石,又能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莹洁的裸体,曼妙的舞姿,析木玉石上的飞仙宛如一株“小梧桐”,观之仿佛有一股清泉荡漾心间。

  舞蹈的基本美学趋向是情感和情绪,艺术的根本特征是表现情感。作者刻刀下的飞仙姿态曼妙灵动,舞袖凌空飘逸,如行云流水,高超的技艺完美地将浪漫气韵贯穿于飞仙的形体动作和情感表现的始末:

  飞仙面颊圆润透光,俏眉直鼻,俊目微启,仿佛陶醉于妙舞清音。其扭动素腰、交合长臂在头顶的体态,极富女性绰约轻盈之美,同时又彰显出运动的力量感。

  飞仙头戴珠冠,臂饰宝钏,耳垂长珠环,颈佩缨珞,分外华美又颇有动韵。

  空灵清雅是人们追求的一种超凡脱俗意境,也是众多舞蹈所要展现的轻盈飘逸和生命情调。

  因此将舞蹈融入色彩如草木青翠、气质清秀素净的析木玉,将飞仙丰腴的胸部、莹洁的肌肤与轻软飘曳的纤腰玉带舞天纱表现得淋漓尽致,洋溢出仙境般的情调。

  飞仙逆风翩翩顾盼生姿、凌空而上平和高贵、秀骨清像浪漫气韵,析木玉石柔细温泽、肃静凝脂,透而不飘、润而内收,艳而不妖,两者的珠联璧合,像柔和月光,像澄澈清泉,即使没有音乐诗词,也能感知舞乐绕梁遏云。

  此外,作品木制底座纹样的流动感与延伸效果,更令整件作品灵逸飘霏,是诗是舞是双璧。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