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我跑遍了苏州、河南、和田,为什么感觉收和田玉这么难!

他去过苏州,跑到河南,又走到和田,一圈下来,只得到一个结论——收料难!

朋友是一个做玉的,有十几年了,最近生意并不好,手上无料,没有活计。

苏州的市场最近比较冷清,没什么料可买,朋友就跑去河南,买了一些山料回来,籽料并无收获,然后又去了和田,去了一周,皮晒掉了一层,却只买回来几个小料子。

一圈下来,还不够自己的路费钱。

朋友感叹,如今收料太难了!

收料难无非就是几个原因,料少,价高,砍不动。

而价格高的原因,无非也就几个,料场新料少,一手价格高,狼多肉少……

如今,整个市场处于一种僵持的状态,然而,价格依然降不下来,为什么?

一手价格难控制

一个苹果十个人分!

籽料的价格还是要从源头说起。料场少,挖出来的料也少。

但盯着那些料的人并没有少。大家都盯着那些料。不管什么一块料,一放出来,出价的人就会很多。

一些新料,买来稍微加点价,很快就会被其他人买走,然后最终流入市场。一个料子真正来到市场,已经很难说出它是几手了。

这时候的价格已经很难控制,有些料子商家自己看不对,价格过高,就很难卖出去了。所以市场上有很多,价格高的离谱,摆了好几年卖不出去的情况。

失去工艺的估价方式

以前看手镯,现在看车珠子……

最早的时候,买料都是按摆件来衡量的,你这个料能不能做一个摆件,或者是一件器皿。

后来料少了,买料开始按手镯来衡量,你这个料能出几个手镯,剩下的部分可以出几个牌子或小把件。

如今,似乎人们开始按珠子来衡量了。这个料能车珠子就行。

买料的人按成品去估算一个料的价格,能做出什么成品,成品的价格大概多少。做完之后有没有利润。但卖料的人并不这么想。

我这个料就是这个价格,能不能出成品,成品大概能到什么价位,他们并不知道,即使它只能车珠子,也敢喊出十几、几十万的价格!

以前收料的主动权在收料方,现在更偏向了卖料方。

收料方考虑的是成品的价位,卖料方考虑的是自己多少钱收来的,要有多少拍档子。

不考虑成品的估价也许都是耍流氓……

硬着头皮买

价格本没有那么高,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那个价格。

去了和田,皮都晒掉了一层,空手回去,太不合算,价格高点,也就买了。

价格本来没有那么高,但价格高了,也能卖出去,何不卖一个高价呢!

以前砍价,随便砍,现在砍一两次,就不跟你聊了,你看不到,有人看的到。你不买,有人会买。

现在不买,过一段时间更高,你买不买?一个没有原料的工作室能支撑多久?

而最后自己也就成了硬着头皮的那个。

好料买不到,差料很红火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去哪个市场都能看到这样的情况,一边是普料无人问津,一边的差料却热火朝天。

直播的兴起,让一些低端料有了它的市场。

一个手机,一张嘴,就可以卖料了。看直播的用户多少普通消费者,对和田玉的追求多是不论好坏,只求真假。不看质量,只看价格。

以前无人问津的一些比较差的东西,开始有了它的市场。

其实从市场上说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真正好的东西,很冷清,而大家都靠一些普通的消费级的成品在存活。

是重好坏还是求便宜,在两者之间,很难衡量。好的手工,大家难看懂,是不是机雕没关系,价格低就喜欢……

好的卖不出去,索性放着,卖差料也能活……

一边是客户的要求越来越高,一边是原料的质量越来越低。

一边是消费者的各种砍价,一边是原料的无休止上涨。

一边是复刻的成品无人问津,一边是在原料市场逛的焦头烂额。

市场也许并没有偏差,只不过市场走的太急了。

朋友说,下一步准备再去和田、河南跑一趟,也许情况已经有了不一样,也许就能碰到自己喜欢的合适的料子。

希望他能有所收获……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