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一块析木玉的破茧成蝶!(太美了)

一只蛹咬破了茧,缓慢且奋力地钻了出来,湿漉漉的身体,翅膀卷曲皱缩成一团。它在阳光里准备了许久,然后振翅,成功地飞舞在空中。

从毛毛虫到蝴蝶,生命的蜕变过程静默如初,展现了空间的无限和时间的流动。

林清玄说,蝴蝶是带着前世的种子投生到这个世界的。它的种子蕴藏饱满色彩,聚集无尽能量,携带不可动摇之信念:要成长,要破茧,要飞翔……

时间流动,空间无限,究其本质,我们就是悬浮于时间空间并一直期冀在时间之壁与空间之壁找到自己粘贴脊口的蝴蝶。

而蝴蝶的种子便是期冀:即使面对永远不能抵达的海拔,我们一直重复着的依然是抵达的梦想。

“我们是植物,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我们的植物性,我们的根都必须从大地上生出长成,为的是在苍穹中开放,为的是能负重住累累的果实。”J.P.黑贝尔如是说。

梦想是昨天的远方,也是今天的远方。远方,是期冀在殷殷召唤。蝴蝶为脱壳展翅的惊艳蜕变,经历过惊心动魄的血与肉的剥离。而生命也唯有经历过一次次的历练才能得以蜕变,增其厚度。

吉鸿昌说:“路是脚踏出来的,历史是人写出来的。人的每一步行动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

人生是自己的,辉煌是高潮局面。每一次的脱壳,都是在蜕变中奋斗辉煌。人生需要敢于为梦想追求奋斗。

化茧成蝶,是一种期冀,是一种梦想。“世界老时,我最后老。世界小时,我最后小。而当世界沉默的时候,世界睡觉的时候,我不睡觉。为了明天的感动和美,我不睡觉。”

蜕变是张庆东的创作主旨,至善至美是永恒的追求。因而,当蝴蝶的种子在张庆东的手中种下,幻化出的是缤纷斑斓的蝴蝶。

蝴蝶,自信、勇敢、美丽,加之“耋”的谐音,一直是玉雕作品中的常见题材。

张庆东捕捉到蝴蝶的神奇力量,《梦》中的蝴蝶灵动且栩栩如生。

一对叠飞的蝶翅夸张唯美,线条婉转、流利、劲放,有绢绸丝绒般的质感和栩栩如生的清透泛光肌理。

两片蝶翅纤薄,合翼的中间玉肉做了难度极大的掏空处理,呈现出灵动的透视效果。

蝶须层层叠叠却繁而不乱,姿态传神夺目,既显雕工俊朗飘逸和细致灵动,又显析木玉质地的细腻清新、素净雅致、温润致密。

整件作品巧用俏色圆雕,融镂雕、浮雕与西方雕塑技法于一体,以线条、色彩、形状等抽象形式,反映纯精神世界。

庄周飘然而至,眯着矇眬的睡眼,对着蝴蝶稽首,“你是我梦中的蝴蝶,还是我是你梦中的庄周?”蝴蝶不语,翩翩飞舞,只留下飘然而逝的背影……

关注我们